当前位置:首页>心茶实验室>正文· 春来茶语花香浓

春来茶语花香浓

分享到:0

日期:2014-8-19

简要描述:自古茶与花就是不分家的,迦叶拈花一笑,就有了禅宗,而禅茶又是一味。陆放翁的诗说“晴窗细乳戏分茶”、“明朝深巷卖杏花”,有茶的世界恬静,有花的世界优雅。

春日迟迟,繁花馨香,燃橄榄炭,烹山泉水,择素瓷浅盏。水初沸后稍待,轻轻注入盖碗,出汤,于花香习习中缓缓啜入,茶汤空灵出世又温润饱满,如谦谦君子般玉润低调,清甘鲜爽,回味无穷。

茶韵花香两相宜

自古茶与花就是不分家的,迦叶拈花一笑,就有了禅宗,而禅茶又是一味。陆放翁的诗说“晴窗细乳戏分茶”、“明朝深巷卖杏花”,有茶的世界恬静,有花的世界优雅。

茶通六艺,但自古品茗赏花就相得益彰。我国的茶与花形成于明万历年间,日本首推始祖千利休,把花带入茶室,擅沏茶者,茶室无不插花。明代袁宏道《瓶史》中道:茗赏者上也,谈赏者次也,酒赏者下。花在茶席上的呈现就是茶友们玩赏的小品插花。花的香,沁人心脾。茶的香,糅合着或苦或甘,并悄悄转化为隽永的“喉韵”。花的美是全然坦露的,茶却隐藏它的深厚。花热烈、外向,茶是慢性子,渐渐地释放它的韵味与风神。

爱花之人,爱花成癖,爱茶之人,嗜茶成痴。自古至今,文人墨客及修心怡情之人多寄予茶与花,花有它优雅悦目之美,茶有它脱俗尘世之醉。宋徽宗痴情于菊,并亲手种菊,又著有传世的《大观茶论》。鲁迅写有《惜花四律》,也说不可一日无茶。放翁诗云:“‘花摇新茶满市香’,盖以此为韵事矣。”徐渭《密集致品》:“茶宜精舍、宜云林、宜幽人雅士、宜衲子仙朋、宜松月下、宜花鸟间……”,所以田艺蘅最后也说:“若把一瓯对山花啜之,当更助风景。”

日日与茶为友,以花为伴。茶静谧,内敛的抚慰你的心性,花自然,完美的直指你的灵魂最纯洁的净土。茶道,花道,并非技艺上的之道,是爱茶之心护花之道。无论茶与花,至清至雅,感受它就是感受生活,体验生活中自然纯粹的美好。

 

花香入茶古有之

古今的制茶及泡茶方式,差异极大。《茶解》中云:“茶园不宜杂以恶木,唯桂、梅、辛夷、玉兰、玫瑰、苍松、翠竹之类与之间植。”古人之所以在茶园里种植这些香味馥郁的花,目的是想让茶树通过地下的根脉吸收花香,增加茶的香气。此外,古人还用玫瑰、牡丹的花片做成蜜饯,饮茶时作为茶点,以增香味。至于用花窨制茶叶,或者将花添于茶中增香,更是惯常采用的手法。而四季之中不同的花,在制作及使用技巧上也是花样百出,各有独到之处。

明人孔迩述在《云蕉馆纪谈》中就曾谈到,四川大足县香霏亭的海棠花,香味迥殊。有精于饮食者,取重庆涪江的青麻石做成茶磨,将武隆所产的雪锦茶碾碎,然后混合大足的海棠花同焙,制成的海棠花茶,精绝异常。

兰花素有天下第一香的美称,古人常用以点茶。制法是用淡盐水浸泡,期间不断换水,三四天后,把兰花取出漂洗干净,在泡茶时添加少许,其香韵致高远,饮后唇齿留香。玫瑰的制法则简单些,把生石灰研碎,铺放在瓦坛底,上面铺两层竹纸,把玫瑰鲜花铺放在纸上,将瓦坛口密闭封好。等到鲜花的水汽都被石灰吸附干净,再将玫瑰花干取出,另存他处,泡茶时用以点茶,香味令人心旷神怡。

若是制作莲花茶,则要赶在夏日日出之前,把含露半开的白莲花花瓣轻轻拨开,在花蕊中放入一小撮茶叶,然后用细麻绳将莲花扎起,不使花绽开。经过一天的日晒之后,第二天清晨再把莲花摘下,此时茶叶已经饱吸了莲花的花香。将之倒出,焙干之后,就成为了上等的莲花茶。

金秋时节,在菊花含苞待放之际,用烧化的蜡将花苞封起来,不使其绽放。待花季将过之际,把菊花苞摘下来,再用沸水把花苞上的蜡泡化。用这种未能开放的菊花苞点茶,馨香持久,为不可多得的奇品。郑板桥在自家厨房贴的对联就是:“青菜萝卜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。”

冬日里,摘下半开的梅花,整朵置于容器中,用相同比例的盐末洒在花朵上,不能用手碰触。用厚纸将容器密封好,存放在阴凉干爽处。来年时,将已被盐渍干的梅花取出,改用蜜糖浸泡,烹茶时加上一两朵,芳香异常。

梁实秋也在一篇散文中提到,他父亲有个精于饮馔的旗人朋友,泡茶常用一半茉莉香片与一半龙井混合,既有香片的浓馥,又兼有龙井的清香,两者组合,茶味尤佳。《清稗类钞》中载,慈禧太后饮茶,也是喜欢加上少许金银花增香。而这样混饮,比之单纯地啜饮花茶,又有不同的意趣。毕竟以花增香只是一种手段,若花香太浓,则少茶韵,须两者巧妙搭配,方才相得益彰。


茶浸花香,花增茶色

花茶是集茶味之美、鲜花之香于一体的茶中珍品。茶味与花香巧妙地融合,构成茶汤适口、芬芳的韵味,两者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。花茶最早以文字的形式被详细记录下来是在明朝。在明代钱椿年著、顾元庆删校的《茶谱》一书中,记载了十几种用来制茶的花种。

用以制作花茶的花中,人们知之最多的是茉莉花。除茉莉花之外,还有多种花可以用来制作花茶,如桂花、荷花、玉兰花、珠兰花、柚子花、玫瑰花、栀子花、树兰花等。这些香花一般来说香气或浓烈,或清爽。由于它们品种不同,窨制出来的茶味也略有不同,从而形成不同特色和风格的花茶。如玉兰花幽香持久很耐贮藏。高级花茶均要求香气鲜灵,浓郁清高,滋味浓厚鲜爽,汤色清澈、淡黄、明亮、叶底细嫩、匀净、明亮。

除了以上所提各种香花外,事实上,只要花的香味为人们所喜爱,对人体无害,一般来说,均可以用来窨制花茶。花茶多以鲜花命名,主要有茉莉花茶、桂花茶、珠兰花茶、玉兰花茶、栀子花茶等。也有把香花和茶名合在一起命名的,如茉莉毛峰 、珠兰大方等。还有把窨花的次数加在名称之前的,如“三窨一提茉莉毛峰”。

对花的喜爱,好像只有远观近赏是远远不够的。因此,对花饮茶,便就很快进化成“花茶同饮”了,花茶也自然而然地形成了。元代乔吉在《卖花声·香茶》中就有“细研片脑梅花粉”之说。明初皇室后裔朱权也在《茶谱》里记载了“熏香茶法”,并介绍说“百花有香者皆可”,尤其以“梅、桂、茉莉三花最佳”。但明人张源也在《张伯渊茶录》提到:“茶自有真香,有真色,有真味。一经点染,便失其真。如水中着咸,茶中着料,碗中着果,皆失真也。”之语。

到了明朝中期,花茶的制作真是到了“百花争艳”的地步,据明朝程荣在所著的另一部《茶谱》中记载:“木樨、茉莉、玫瑰、蔷薇、蕙兰、莲桔、栀子、梅花皆可作茶”。其具体做法是:“诸花开放,摘其半含半放,蕊之香气全者,量其茶叶多少,扎花为拌。三停茶,一停花,用磁罐,一层茶,一层花,相间至满,纸箬扎固入锅,重汤煮之,取出待冷,用纸封裹,置火上焙干收用。” 到了清道光年间,花茶已经非常流行,吴人顾禄在《清嘉录》里载:“珠兰、茉莉花于薰风欲拂,已毕集于山塘花肆,茶叶铺买以为配茶之用者。”由此看来,花茶已经不再是文士的专利了,而早已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成为大众化的流行饮品了。

茶浸花香,花增茶色,茶与花充分交融,色与香浑然一体,顿时满室芬芳。看那明净的茶汤上几瓣洁白的花蕾舒展开来,轻呷一口,一缕香而不浮的茶汤直沁心脾,既保持了茶的甘洌清爽,又彰显了花的鲜灵芬芳,心灵为之涤荡。

 

川端康成在《花未眠》中说,“美是邂逅所得,是亲近所得。”仿佛在花与茶邂逅的那刻起,缱绻飘舞于茶汤间,鹅黄清雅,清素淡雅,宛如琥珀久藏其中,暗香浮动。

花一盏茶的时间,厘清芜杂、放缓吐纳。一盏好茶润泽的不单止是舌苔与喉腔,花香让人心安静、身体舒泰,如雨浥轻尘、芳菲飘舞的春朝,甘冽而温婉。每段茶缘似乎像一个故事,时光倏然流转,修行在光阴里,静成生活的禅。

  

网友评论

[网友评论:0条]我要评论

备注: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盛世金领网保持中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