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读书>未央歌

  • 书籍: 未央歌
  • 国籍: 中国
  • 作者: 鹿桥
  • 译者:
  • 出版社: 黄山书社
  • 出版日期: 2007-12-06
  • 页数:
  • 精简装:
  • ISBN : 9787807078173

推荐书籍

外国音乐在外国

1992年,陈丹青受《音乐爱好者》杂志之邀,开始持续写作,遂“开了份宽窄莫辨的旁门左道”。从最初的《灵堂琴声》到而后写成的《在维也纳》诸篇,本书收录文章的写作时间跨度近二十年,堪称陈丹青书写生涯之标本。 《外国音乐在外国》谈论音乐,以古典为主,兼及流行与民族。作为画家、作家而谈音乐,陈丹青说自己不过是假音乐之名义,而行趣味的批判。他之书写音乐,不单就音乐本身着墨,而是关注音乐所席卷的人生与性命,文脉与文化,由此而获致独特的境界与气韵。

美,看不见的竞争力

美是一个看不见的竞争力,这个竞争力反映在企业上,会创造惊人的产值与财富。近年来许多企业意识到创意的珍贵,而想藉由提升员工的人文素养,激荡出更多的创意,蒋勋一直主张创意本身就是美,也是无法取代的风格,所以不仅科技业竞相邀约这位美学大师谈美,连汽车业也找上蒋勋,想借助他找出如何才能设计出华人喜爱的汽车。    本书系蒋勋演讲录的第一辑,以“美:看不见的竞争力”为主题,涵盖6篇文章,包括“美,看不见的竞争力”、“山水合璧:从《富春山居图》说起”、“生命里的善与美”等,藉此和读者沟通:无论是生活美学还是企业的创意美学,都会激发无穷的竞争力。

象与骑象人 幸福的假设

乔纳森?海特在《象与骑象人》中把人类思考了2000多年的问题,归结为10个假设,放在科学的天平上,到底哪些是真理,哪些是谬误?海特提出,人的心理可分为两半,一半像一头桀骜不驯的大象,另一半则是理性的骑象人。这两个分裂的部分,使得人们常常陷于理性与非理性的思想争战之中,而这种争战不仅会影响我们的决策,也会削弱我们的幸福感。乔纳森?海特融合了心理学、哲学、伦理学、宗教以及人类学等学科知识,大量引用了古今东西方哲学、文学与宗教中有关人的心理的看法,继而以现今神经科学与社会心理学的研究成果,来验证关于古老、关于幸福的假设。   乔纳森?海特不仅让我们了解到,之前很多的所谓的“古老智慧”并不是真谛,而且还让我们懂得,如何积极地、理性地去寻找幸福和生命的意义。

未央歌

内容简介
小说以抗战时期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和昆明的风光民俗为小说背景,故事的主角是一群天真年轻的大学生,伍宝笙、余孟勤、蔺燕梅、童孝贤……在烽火连天的岁月里,在平静纯洁的象牙塔内,他们彼此引为至友、畏友,有爱有怨、有笑有泪,并交织发展出一段属于青春和校园的爱情故事。除这四大主角,作者还写了一群大学生和他们的老师。书中关于友谊的描述、爱情的铺陈以及对校园精神的探讨,表现了一代年轻学子对真善美的追求与积极乐观的生命态度。 星移斗转,物是人非,昆明湖依旧,铁峰山犹存;西南联大已逝,鹿桥已逝,唯有《未央歌》未央。
作者简介
鹿桥,原名吴讷孙。1919年6月9日生于北京,先后就学于燕京大学、国立西南联合大学、耶鲁大学,1954年在耶鲁大学取得美术史博士学位;又先后在旧金山大学、耶鲁大学、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执教。鹿桥是一位“左手写诗篇,右手写论文”的学者,集学术理性与文学感性于一身的作家,他不仅对中国艺术史的研究颇有建树,还著有《未央歌》、《人子》、《忏情书》等文学畅销作品。四十多年来,许多港澳台、海外华人的莘莘学子是读着《未央歌》长大的。2002年3月19日鹿桥病逝于波士顿,享年83岁。
社会推荐

 别那么快就把歌唱完

文:飞渡

《未央歌》讲的是大学校园的生活。任何一个有过大学校园生活的人,都或多或少会对那四年的时光充满无限的追忆。这不仅是因为那是一个人生中最美好的阶段,更因为那是一个人长大成人中人生观逐步形成的阶段。西南联合大学,对这座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传奇学校来说,鹿桥的《未央歌》就是对这座学校、这段时光一个最真实的缩影。陈平原先生在评论中这样写到:《未央歌》里,除童孝贤、余孟勤、伍宝笙、蔺燕梅这四大“主角”,还写了一群大学生和他们的老师;这些人,或许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,但全都是心地善良的“好人”。这与《围城》作者之“横扫千军如卷席”,恰成鲜明的比照。最让漫步大学校园的读者倾心不已的,除了童孝贤、伍宝笙等人的命运,还有洋溢在书中的那种乐观向上、充满爱心与幻想的“少年情怀”。后者,无疑是大学生活中最让人留恋的。在这个意义上,作者以生花妙笔,刻意营造一种远离现实的、理想化了的、带有牧歌情调的校园生活,以供后人驰骋想象,不无好处。  


《未央歌》中有无处不在的隐忍的情感,但这并不是一本专门写爱情的书。其间蕴涵在字里行间的洋溢青春朝气与灵动的文字与现在诸多“逆流成河的悲伤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鹿桥先生笔下的大学生活,和我们所想象的抗战时期那中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的悲壮是格格不入的。一边是冷峻的现实,一边是充满浪漫主义理想色彩的校园生活,要不是《未央歌》,很难把这样两种事物容纳在同一时空格局之中。我倒宁愿相信,当年很多国统区的大学校园,就是这样一番情景。因为,再大的苦难,对于涉世未深的莘莘学子来说都算不得什么。年轻人们,总是可以用他们的万丈豪情抵御来自四面八方的困难。这种乐观主义精神尽管有时会显得异想天开甚至自大得危险,但却总是因为年轻的热情而具有大火燎原的气势。  

青春没有复刻版

文:丁萌

回看这本书,描绘的世界仿佛都漂浮在云端,如乌托邦般充满了柔软的香气。每一代都有自己的生活,青春从来都没有复刻版。60年前,高唱“绝檄移栽桢干质,九州遍洒黎元血”校歌的联大学生们,不知道自己中间会出现杨振宁、李政道、邓稼先、汪曾祺、任继愈等灿若星河的杰出人才。那些豪情壮志支援美军奔赴前线的英武联大学生们,也料不到20年后的反右、“文革”社会动荡中,自己会因曾为国民党和美帝军队效力而遭到打压摧残……60年后,现在的大学生们,能够驾轻就熟地解决前辈们情感与学习条件的问题,而在个人未来选择上,却也不一定比当年的小童、蔺燕梅的困惑少到哪里去。前面的路有千千万万条,站在路口的年轻人们,一代一代却有着同样的激情与迷茫。


  最后的最后,“当大余吻上宝笙的唇边”,时隔半个世纪,那鬓角濡湿的颤抖,却仍是如此的真切。这个世界永远不缺的就是少年人的故事,无论背景如何轮换,它们都总是带着令人不得不爱的青涩与美丽。青春这件事,没有人可以替你书写,荒废也会逝去,珍惜也会逝去。而这,也正是青春的迷人之处。


 

摘自 豆瓣读书  

编辑推荐

       文学史家司马长风把《未央歌》看做抗战期间长篇小说的“四大巨峰”之一,《未央歌》“尤使人神往”,“读来几乎无一字不悦目、无一句不赏心”。其他三部是:巴金的《人间三部曲》、沈从文的《长河》、无名氏的《无名书》。

       有人说,这是一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;

       有人说,这是一部民国版的《红楼梦》;

       有人说,这是一篇非常时期的《桃花源记》;

        ……

历史也罢,小说也罢,童话也罢,唯有“那像诗篇又像论文似的日子”,永远刻在了心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