婶婶,,,,不要怪他。司阳握着她的手道。

司河强颜欢笑不会,就算他不认我,怪我,恨我,他都是我的孩子,我永远不会不认他。

婶婶,我,,,,,司阳吞吞吐吐的,

司河见了,道:说吧,

师叔,他,,,,真的是杀人凶手吗?

司河一惊,向四周望了望,

此事以后不必再提,听到了没有!?

司河瞬间严肃了起来,司阳穷追不舍,

为什么?"

"当年的事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,当年,,,,,司河突然一阵头痛,似乎有人在阻止她。

婶婶,怎么了?司阳担心道。

没事,你走吧。"

"可,,,,,司阳想继续问下去,见司河无心在说,便没有再问。

玉煞殿

长明啊,你父亲的事,已经差不多有眉目了,可是,,,,,宫主望着长明一副担心的模样,还是不要继续查下去了。

为什么?长明现在一听人提及他父母,就怒气冲冲,更何况是能洗清冤屈的机会。

此事涉及太多相关人了,,,,

谁?

宫主嘴角闪过一抹笑意。

哎,算了,迟早你也会知道的,你父亲的死是有人专门设计的,而这设计之人是你至亲之人,,,

你是说,,,我母亲?长明试探的问道。

还有三长老和,,,,

三长老?和谁?长明越问越急

你师父。"宫主道。

师父?不可能,怎么可能会是师父,长明虽然很想知道真凶,但现在还是不会相信。

我也知道不会是大长老,可,,,,,你有没有想过大长老为什么要收你为徒,这些年为什么从未提及你的父母亲,宫主意味深长道。

他为什么要陷害我父亲,还有三长老和,,,我母亲?长明质问道。

当年,天魔大战,前宫主无故惨死,金丹也被人剖了,也在此时大长老的功力大涨,而三长老是当时唯一能与你父亲争夺宫主之位的人,所以他们变联合起来陷害你父亲,当然仅仅是他们两个的说辞无人能信,他们便找到你母亲,

我母亲?长明疑惑道。

你并不是你父亲与你母亲所生,而是与三长老,我知道这有点荒唐,但你可曾见过三长老娶妻,一个没有妻子的人何来儿子?要是还不信,随便去问族中老者,都知道你母亲与三长老的事。宫主拍了拍长明的肩膀。

长明还不死心

但为什么要陷害我父,,他?长明现在也不知道该称呼他什么。

因为他是前宫主死前唯一一个在他身边的人宫主道。

长明一个倒步,宫主扶住了他,长明望了一眼他,随后便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宫殿,

司顺,叫你安排的可安排好了。宫主躺在玉椅上悠闲地品着茶,

宫主放心,,,''司顺谄媚的给宫主揉肩捶背。

长明似乎不相信,便如宫主所言,亲自去问族中老人,每一个都说三长老与司河情比金坚,可惜被前宫主拆散。长明还是不信,便从白天问道黑夜,日复一日,直到问完族中老人才停下来了,他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,如行尸走肉一般行走在路上,不知不觉竟来到了司河的住处,本来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可听到里面竟有其他人的声音,便走了过去,

(责任编辑:电玩城游戏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apengzj.com/guangdianqijian/2021/0113/2887.html

上一篇:今天是纪采薇出院的日子,施瑞德当然不会缺席他当然也有自己的 下一篇:聊了不少第一位z姓男士的故事,我该说说我叁哥的故事了,因为写这些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字段已标记*